中國版量化寬鬆啟動:央行已拔出“倚天屠龍劍”,10萬億QE來臨

發布日期:2015-10-13 瀏覽次數:
中國版量化寬鬆啟動:央行已拔出“倚天屠龍劍”,10萬億QE來臨

不明白為什麽這麽多人還在整天念叨降息降準,各位,央行降息降準這麽頻繁,有什麽用嗎?前天(10月10日)央行低調的出了一則公告,其實是亮出了超級武器《人民銀行推廣信貸資產質押再貸款試點》,就像抗日勝利70周年大閱兵裏亮出東風導彈家族一樣震撼,可惜看懂的人不多。下麵我貼出央行的這則公告:


“為貫徹落實國務院關於加大改革創新和支持實體經濟力度的精神,按照2015年人民銀行工作會議要求,人民銀行在前期山東、廣東開展信貸資產質押再貸款試點形成可複製經驗的基礎上,決定在上海、天津、遼寧、江蘇、湖北、四川、陝西、北京、重慶等9省(市)推廣試點。


信貸資產質押再貸款試點地區人民銀行分支機構對轄內地方法人金融機構的部分貸款企業進行央行內部評級,將評級結果符合標準的信貸資產納入人民銀行發放再貸款可接受的合格抵押品範圍。信貸資產質押再貸款試點是完善央行抵押品管理框架的重要舉措,有利於提高貨幣政策操作的有效性和靈活性,有助於解決地方法人金融機構合格抵押品相對不足的問題,引導其擴大“三農”、小微企業信貸投放,降低社會融資成本,支持實體經濟。”


這則公告具有超級風向標的意義,意味著中國經濟築底反攻的總攻即將拉開帷幕。


何出此言?


因為這是中國版量化寬鬆的啟動“集結號”。如果說降息降準是“殺豬刀”,那麽量化寬鬆就是“倚天屠龍劍”。我在2014年10月23日發表的《中國經濟深陷重圍的突圍三策》指出:


“根據產業調整和就業密集的需要,確定央行需要支持的行業,鼓勵銀行向這些行業裏的經審核合格的企業提供信貸支持,並把償貸條件和創造就業機會的表現掛鉤,然後把這些信貸資產(簡稱就業支持信貸)打包成就業支持證券(employment backed security,簡稱EBS),人民銀行可以通過貼現窗口等公開市場工具為銀行的就業支持信貸部門提供長期的低息融資,並且在必要時刻大量購買EBS,以及為EBS提供擔保。


這樣做可以使就業支持證卷這種時間長流動性差的銀行資產轉換成流動性極高的EBS,背靠央行的低息融資為就業支持信貸排除利率風險,最小化經濟周期帶來的負麵影響,把就業支持信貸推向資本市場,成為人民幣國際化下獨特的金融產品。”


我在今年7月《股災後呼喚“習大大看跌期權”》一文中進一步指出:


“成立中國就業銀行,接受那些投資邊際就業創造率(marginal employment on investment,亦即每單位新增投資在全產業鏈範圍所增加的就業人數和工資總收入的加權值)比較高的企業的股票做質押物,以提供中長期的低息融資服務。”


央行在最新公告中指出:


“信貸資產質押再貸款試點地區人民銀行分支機構對轄內地方法人金融機構的部分貸款企業進行央行內部評級,將評級結果符合標準的信貸資產納入人民銀行發放再貸款可接受的合格抵押品範圍。信貸資產質押再貸款試點是完善央行抵押品管理框架的重要舉措,有利於提高貨幣政策操作的有效性和靈活性,有助於解決地方法人金融機構合格抵押品相對不足的問題,引導其擴大’三農‘、小微企業信貸投放,降低社會融資成本,支持實體經濟。”


其中的關鍵字眼“央行內部評級”以及其目的和EBS目的極度吻合。


頻繁的降息降準並沒有降低民間30%左右的融資成本,對實體經濟支持極為不力,所以公告著重指出要解決這個傳統貨幣政策無法收拾的爛攤子,重點提了“實體經濟”這個重病號,而不是洪水滔天的“虛擬經濟”。


有人反駁說公告中的再貸款業務央行早就在做,這算什麽量化寬鬆?


這是因為他摳字眼扣錯了地方,“再貸款”不是關鍵,體現量化寬鬆靈魂的是“抵押品質押品”鏈條,這才是以往央行一籌莫展的地方,也是量化寬鬆的發力區域。


這則公告的革命之處在於,過去央行接受的再貸款質押品多為國債、央行票據、政策性金融債、高等級信用債等,公告中的地方法人金融機構信貸資產從未被央行當質押品接受過。


量化寬鬆是指中央銀行直接和商業銀行以及非銀金融機構進行金融資產交易(注意是交易不是買賣,因為交易不僅包括買賣還包括抵押及質押等金融行為),目標是穩定抵押品質押品鏈條(價格以及衍生債務),降低抵押品質押品衍生債務的成本,最終增加貨幣供應中內生性貨幣的占比。


量化寬鬆推出的原因是因為傳統貨幣政策在資產負債表通縮和超級去杠杆化情況下無效,這一點周小川在最近的五道口講話中專門指出,目前人民銀行的貨幣政策對資產價格控製不力。正是因為傳統貨幣政策無法有效控製資產價格,才把直接參與金融資產交易的量化寬鬆稱為非常規貨幣政策。


央行最新公告的亮點就是央行要通過擴大抵押品質押品範圍,來穩定抵押品質押品鏈條,這是量化寬鬆的靈魂。也符合我在一年前提出的就業支持證券(EBS)的構想,我不能講我的意見被央行采納,至少我的思路和央行有很高的重疊性。再貸款早就有並不代表央行的這則公告的意義就不大,就像電廠有了一百年,不代表核力發電不是一場革命一樣。量化寬鬆就是關於抵押品和質押品鏈條的央行革命。


量化寬鬆被世界主要強國玩了一圈,該輪到中國了


量化寬鬆可以阻止由於抵押品質押品鏈條斷裂造成的係統性金融風險(漢能質押融資導致股價腰斬的情況會係統性出現,房地產抵押融資領域的風險最致命)。這則公告體現的就是關於抵押品質押品的央行革命。


世界上能成功推出量化寬鬆的國家寥寥無幾。量化寬鬆成功推出是由國家綜合國力各大組成部分為變量決定的,決定量化寬鬆成功推出的綜合國力變量是:央行的世界影響力和相對水平,貨幣的世界地位,外交的世界地位和影響力,製定國際金融和貿易遊戲規則的影響力,金融創新人才的升級和儲備,金融監管的創新和突破等等。量化寬鬆被世界主要強國玩了一圈,該輪到中國了。


中國如果搞量寬,當量會非常大。中國光需要置換的地方政府債務就在十萬億以上,還有銀行係統和影子銀行的房地產相關債務也有數十萬億,由此推算,一旦中國搞量化寬鬆,規模至少在10萬億以上。中國的10萬億級別的量化寬鬆不出則以,一出必讓安倍經濟學黯然失色。


美國的量寬行將就木,日本的量寬已成強弩之末,而中國的量寬蓄勢待發,到時候A股會成為全球股市最閃亮的焦點,正所謂“待到秋來九月八,我花開後百花殺。”以房地產為代表的固定資產泡沫將平穩的破滅,而A股將迎來六年左右的一輪超級牛市,以為十年左右的超級去杠杆化提供堅實的融資管道支持。

*文章出自虎嗅網。原文鏈接http://www.huxiu.com/article/127884/1.html